当前位置: > 尊龙d88com >

与时间赛跑的上海送菜人:订单暴涨骑手睡地铺,公交车师傅也加入

html模版与时间赛跑的上海送菜人:订单暴涨骑手睡地铺,公交车师傅也加入配送大军

  3月中旬以来,每个上海人都手握一张抢菜图鉴,从电商平台、大小商超再到社区团购。多家生鲜电商从业者向时代财经表示,各大平台的菜品储备量很足,最大的问题是运力缺口。

  上海买菜攻略 图源:网络

  与此同时,有一帮人在与时间赛跑,他们穿梭在城市里的各大社区中。

  叮咚买菜某站点负责人王辉半个多月没回家,他和站点的配送员们成了一起睡地铺的兄弟;浦东公交车的边师傅开始运输一批批特殊的物资,他们的加入使得配送能力大大提升;社区团购送货员小吴坚持送到团点关停的最后一刻……

  一个个平凡的普通人成了抗疫期间不可替代的逆行者,支撑起了上千万上海人的一日三餐。

  配送员睡地铺,一天只吃两顿饭

  王辉已经半个多月没回过家了。他是浦东某叮咚买菜前置仓站长。从3月中旬开始,王辉站点的订单数量从1200单涨到超过2000单,配送员成了连接蔬菜和市民的最强纽带,但由于单量太大,运力紧缺在最近成为常态。

  一位招聘中介向时代财经透露道,近期陆续有前置仓遭遇关停,大多数仍在运营的前置仓也亮起了红灯,个别站点的配送人员缺口达到了30%。

  “有很多人想要成为送菜大军的一员,但是因为小区管控限制了招聘范围。”王辉向时代财经表示,运力不足且调配困难是所有生鲜电商面临的最大困境。

  当站点出现了第一个因隔离不能正常出工的配送员时,王辉不得不为站点后续的运力担忧,一旦有大量配送员面临同样的情况,整个后台系统就会陷入崩溃。

  作为站点负责人,王辉必须要说服配送员们能够留在前置仓,让他们将站点作为临时的家。为此,王辉为每一个配送员准备了一床被子,自己也率先承担起站点的卫生消毒和分拣工作,让配送员们可以把所有精力都能用在送货上。

  在王辉的排班手册上,出动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站点所有员工,由于大多数用户抱着囤货的心态,有的员工一次性最多能送20多笔订单,他们电动车箱子内装载着百来斤的生鲜产品,就连电瓶车两侧也挂着满满当当的物资。

  随着浦东区买菜需求的激增,站点骑手们的下班时间也渐渐模糊,通常他们送完订单一般是晚上10点,近两天,大多数配送员都要到凌晨才能下班,爱刷抖音的年轻人也放弃了消遣娱乐的方式。直到把平台的所有订单都送完,配送员们才能裹着被子睡一觉。

  等到第二天早上6点,当上海抢菜大队隔着屏幕焦虑地下单时,配送员们又会开启新一天的运输周期。王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家里睡个踏实觉,但每次看到员工把前置仓的货品都安全送往目的地后,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纽约国际线路测试

  “编外人员”加入城市送货大军

  家住徐汇区的苗苗暂时不在封控区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在社交平台上拥有数十万粉丝的网络红人。在疫情封控下,她察觉到,外卖行业同样陷入人员紧缺的状态。“在外卖平台上下单,经常会无人接单或者常常要超时半个小时才能送到。”苗苗向时代财经说道。

  由于上海大量的公共场所关停,苗苗的减肥计划被迫搁置了,她决定加入外卖骑手大军中,想靠着外卖骑手的巨大运动量燃烧卡路里。

  苗苗的代步工具是共享单车,她坚持每次只送一单,一天最多接5单,有时候也能提早半个小时就把外卖送到用户手中。即便如此,穿梭在商家和各大小区,苗苗也成为了朋友圈中的运动佼佼者,开工第一天,她的行程就达到了15公里。

  在运力资源紧缺的情况下,外卖平台的配送费也在往外卖员倾斜。“27号平均每单收益6.12元,28号就涨到了9元/单,在正常情况下,骑手们一单的工资只有5-6元。”苗苗向时代财经说道。

  近两天,送货大军中就出现了很多“编外人员”的影子。盒马启动了共享员工模式,已有300名来自餐饮企业人员报名参与,并且向影剧院、健身房、剧本杀公司打开了招聘大门,甚至连公交车司机也参与到这场与疫情的赛跑中。

  3月30日清晨,是浦东地区封控管理的第三天,浦东公交上南的司机边师傅如往常一样,穿好制服、打好领带,准备上岗。今天,他的公交车将迎来一批特殊的“乘客”。

  边师傅在这条线路上已行驶了15个年头,但与往常不同的是,今天车上不载人,200多袋盒马准备的生活物资摆放得满满当当,它们将被运输到浦东的上百个家庭。

  边师傅公交车内的物资 图源:受访者提供

  “公交送菜专线”的加入,大大提高了社区集单配送的效率。据盒马邻里事业部总经理胡大雷介绍,公交车一趟最多能运送300份物资,是日常使用电动车、平板车配送能力的20倍左右。

  单量增长至3倍,封控前夜按下暂停键

  在上海宣布隔江封控的前一个晚上,吴佳的工作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。在此之前,吴佳是区域内为数不多坚持跑一线的社区团购送货司机。

  “最近一个月内,陆陆续续有很多负责运输的同事所在小区都被封控了,不是平台缺货,是人手不足。”吴佳向时代财经说道。

  每天清晨6点,吴佳就要去往网格仓分拣装货。按照平台规定,吴佳必须要在中午11点前将货车上的生鲜产品运往15个团点。

  随着上海封控范围由点及面,用户的买菜需求全面爆发,吴佳每天要运输的订单量也从1500单涨到了4500单,工作时长也延长了3-4个小时,这意味着他每天至少要跑两趟网格仓,才能送完所有的货量。

  吴佳感觉自己影响着上百户人家的菜篮子,稍微晚一小时到达提货点,团长的催促电话就会如约而至,而吴佳每天给自己定下的底线是最晚下午5点送完全部物资。为了让运输网点的用户都能吃上饭,吴佳找到了一家20分钟内完成核酸检测的医疗机构,以便用最快速度送货。

  “送货也是一环扣一环的,就像网格仓,在人力已经紧缺的情况下,我不想因为自身原因掉链子。”吴佳向时代财经表示。在过去长达一年的时间里,他的货车从来没有停下来过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王辉、苗苗、吴佳均为化名)

上一篇:喜马拉雅,4年烧了130亿 下一篇:没有了